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奇闻传骨碌子偏养状元郎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1:42: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说荒唐,  不荒唐,  瘸腿驴下生会拉磨,  骨碌子偏生状元郎。  我说这话谁不信,  集宁府里去逛逛。    这是流传在集宁府街头的俚谣,里面包含着一段离奇的故事,且待我侃来。      回肉团团降临孙家门骨碌子下生会说话    解放以前,集宁府有一家非常有名的酱园,且免提尊号。这家酱园名满天下,北京、上海都设着它的分店。他们家的酱菜香脆可口,说誉满九州并不为过。商号的创始人是谁?是孙骨碌子。这孙骨碌子,不只是商号的大老板,还是状元爹呢。他们的祖宅,便在集宁府状元桥南的状元巷里。说起这状元爹来,倒有一段趣闻。  集宁府有一家酱菜铺,掌柜的姓孙,免提他的名号,生意做得倒也兴隆。美中不足的是,他虽养了两个儿子,却都是半痴半呆,看来难以支撑门户。究其原因,人们说因为他们是姑舅表兄妹作亲。  这对姑表兄妹,从小在一起长大,光着屁股时就常玩拜天地、入洞房、娶媳妇过家家的游戏,还满像那么回事呢。他们一来二往,情窦渐开。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之间的情意也愈深。到后来,他们弄假成真,你拥我抱,滚在一起,黏在一块,背地里竟演起真戏来,弄得满城风雨,不堪收拾。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双方老人便顺水推舟,干脆,成就了这对小冤家,让他们成了一对小夫妻。  他们成亲后,倒是恩恩爱爱,和和睦睦,相敬如宾。只可惜,他们近亲成配,一连生了两个儿子,却都不成器,一对废人,让他们在邻里面前抬不起头,丢尽了脸。人们背后挖苦他们说:    未过门,  演丑戏,  背地后里结对子。  你也恣,  她也恣,  可惜肚子不争气。  哎呀呀,  一对鸳鸯真会养,  扑啦两个傻小子。    这夫妻俩心有不甘,亦有不服:凭着咱们这肥沃地,能长不出好庄稼吗?他们不相信自己养不出个壮小子来。于是,决心鼓鼓劲,加把劲,再生个聪明小三儿,堵住人们的那些臭嘴吧。天随人愿,孙掌柜的表妹妻子又怀了第三胎,目下挺着个大肚子,眼看就要临盆了。他的心里呀,像揣着个小兔羔,蹦蹦乱跳,是既喜又忧呀。喜的是三子临门,忧的是怕再养一个傻子。到那时,这口闷气,再也难争了!  孙家婆临产的这几天,孙掌柜关闭商号门,在产室外间摆下香案,长供不曾稍停。香案前,他摆着两支鞭炮,准备生下聪明儿子后鸣炮贺喜,气气那些想看他笑话的四邻。  三子临产夜,孙掌柜在外间长跪祝祷,助产妇在内间久候胎儿落草。哪里料到,那胎儿堵塞门户,拉之不出,推之不回,三天两夜总不肯落草,疼得掌柜婆满头大汗,呼爹叫娘,像杀猪似的,惊得四邻不安,急得那助产婆满头大汗,在屋里团团转。待第三天即将黎明时,那胎儿突然不催自下。助产婆低头一看,吓得“哎呀”一声,咕咚咚向后急退,一个腚瓜子坐在地上。她吓得转腔走调地向外间呼喊:“孙掌柜的,你快来呀!”  那掌柜以为聪明儿子已落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口里虔诚地念道:“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他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赶进内室,来到床前,向床上那么一瞧,吓得打了个寒战,惊呼一声:“妈呀,怎么是个肉团团?”  不错,他的老婆为他生的不是儿子,而是一团骨碌碌的肉蛋蛋。他这里大声一呼,那个肉团团呢,像是通人性,竟在床上骨碌碌地滚动起来。不一会,那肉团团滚到他的面前,停在了床沿上,吓得孙掌柜的向后一趔趄,差一点闪倒。正在此刻,室外晴天一声响雷,一道闪电从窗外射进房来,照在了那个肉团上。怪事发生了,那肉团经电光一射,“叭”的一声裂了来开,“哗啦”淌了满床胎液。那肉团一裂开,露出了一个婴儿。说来也怪,那婴儿下生就睁着眼,两个黑眼球弥留弥留地转着四处瞅,让人看着毛骨悚然。看他那身躯时,却无胳膊,无腿,依然是一个肉团团。可是,那肉团团的两腿略突肉块间,竟挂着一个小蒂巴:吆,原来是个男肉团团!  男也罢,女也罢,反正是一个肉团团。  “哎呀,妖怪,妖怪!”那孙掌柜吓得狂呼道。  “这,这,这……”那助产婆吓得浑身发抖,语不成声。她接了一辈子生,还是次遇到这种奇事呢.  “爹呀,你莫,莫怕。我,是你的儿子呀,不是——妖怪。”那刚裂开来的肉团团,竟开口说起话来,更让孙掌柜吃惊不小,吓得几乎瘫在地上。  “扔了去,埋了去!不能留这祸根子!”孙掌柜免强立住,着急地对老婆说。  “别呀,爹。我有福,留下吧。将来我还让你当状元爷爷呢。要不,没有状元爹,哪来状元儿呀?”那肉团团的话越讲越流利,越说越离奇,屋里的人又是大吃一惊。  “嗨,孩儿他爹,痴也是儿,呆也是儿,妖也是儿,怪也是儿。儿总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就养着吧。”肉团团的母亲长叹一声,言而由衷地说。  “还是娘亲,还是娘好。”那团团咧着小嘴笑了,骨碌碌滚到他娘的被窝里,竟拱呀,拱呀地找奶吃……  这真是:    河里流水倒反流,  天不落雨地上滑。  世上奇事处处有,  骨碌下生会说话。      第二回鲜花揉烂肉团下羞煞多少美娇娘      人道是:“天下有狠心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爹娘。”  这话,很有几分道理。孙家的三子,尽管是一个肉团团,孙家夫妇依然舍不得将他扔掉,还是将他留下了。  这个肉团团无胳膊无腿,怕是活不长趟,父亲没给他正经取名,只叫他骨碌子。说来也怪,这个肉团团倒是极旺象,很少生病长灾。待他少长后,他对名字不满意,让爹给他取了个大名,叫吉星。“吉星”这个名字倒是不错,却一直没叫起来,即使他成了状元爹以后,外人还一直叫他孙骨碌子。  孩子只怕不养,不怕不长。这骨碌子倒也长命,五、六岁后就绝顶聪明。他能日识百字,不久就读书过目十行。“五经”、“四书”,一经他过目,倒背如流,成了集宁府的神童。那时节兴科举考试,府主试官爱他是奇才,当他十来岁时,特意惠准他入围应试。  一个没有胳臂,没有腿的骨碌子,怎么参加考试呢?这也不难。当考试时,由他口述,书童为他代笔。结果,他竟考了个全场。看他那试卷的末尾,还驴唇不对马口地附着一首诗。那首诗可有意思呢。不信?摘录下来你瞧瞧:    师傅且莫嫌我丑,  我本上界一大仙。  下世慌忙忘手脚,  化作一个肉团团。  骨碌骨碌落凡尘,  生个状元你看看。  倘若你敢将我惹,  劈头给你三教鞭。    那阅卷主考看到这里,捧卷哈哈大笑。笑罢,他对其余的阅卷官说:“虽则满口胡言,倒也天分不浅。怪哉,怪哉!奇才,奇才!”  这骨碌子虽然府试夺魁,因他过于残缺,有失学者尊严,所以不准他升级应试,只赏了他个“特誉秀才”的尊号,让他载誉荣归。其实,他也自知丑陋,并不想出府过州去丢人。  琐事略去,只讲正文。  这孙骨碌子,除少胳膊无腿外,一切如常人。当他年满十八岁后,孙掌柜放出风去,要为骨碌子儿娶房媳妇。孙家奇富,不少贫人贪财,应婚的人还不少。别看骨碌子体残肢缺,眼眶子却极高,他挑媳妇专拣俊的,丑陋的连看都不看一眼。他的房媳妇进门了,闺名彩凤。这彩凤美得似嫦娥,俊得赛西施,让那手脚齐全的小伙子看了也馋得打转转。这真可谓:    俊男贫穷干眼馋,  肉团富贵守花枝。  鲜花插在牛粪上,  八戒搂着俊西施。    你们能想到吗?新婚当晚黎明前,那个如花似玉,娇滴滴、嫩生生的新媳妇彩凤,穿着一身新嫁衣,在新房内的梁头上,吊死了。若问原因为何,令我执笔人也羞于直书。  那骨碌子无胳臂无腿,是一个蹬一脚骨碌滚的肉团团,独自一人岂能“人事”?如要“人事”,需要两个壮男相助方可。  这天夜里,席撤客散后,各房灯火已息。长空中月没星隐,院落里寂寂无声。此刻的新房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这彩凤年轻貌美,在娘家时许多俏哥儿追她都追不上,又怎能看上这个一蹬骨碌滚、一看就恶心、一想就烦心的团团呢?更何况有两个长工助阵,瞪着四只贼眼,将那骨碌子光溜溜地抬到她的身上。她又踢又打,又啃又咬,拼命反抗,让那肉团团沾不上体,靠不上身,累得那两个长工大汗淋漓,张口气喘。  彩凤的用意是,将孙家惹恼,将她撵回家,赶出院,逃过这一灾关。谁曾料到,她那个婆婆猴精,早就估到了这一着,早就留了后手。正在这彩霞至死不从紧急关头,猴精领着几个女佣闯进来,恶狠狠地喊道:“给我上!”  于是,这些壮婆们,这个按手,那个按腿,还有的按头,像杀猪一样,将那彩凤赤裸裸地,紧紧地仰按在床上,任那有人相助的肉团团,在她的身上骨碌来骨碌去,想避无法避,想躲无法躲。  处女门未开,霸王撞门来,疼得个彩霞撕心裂胆地嚎叫。猴精婆婆听着嫌刺耳,让人给彩霞口里塞进了一团棉絮,让她再也呼喊不出声音来,只得任凭肉团团蹂躏。  那个骨碌子呢,肢残心却健,生性激昂。他初尝人趣,恣得心花怒放,乐不可支,守着那么多人,竟恬不知耻地对帮工们说:“用劲,有赏,有重赏!”  于是,这场天下奇特的强奸案,愈演愈烈,连那些受人钱财,供人驱使的帮凶婆们,也不忍看下去,将头一扭,听之任之,权做无睹……  再说那个彩凤,是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小姑娘,在睽睽众目下,沦为一只任人凌辱,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苦呀,一串串悲泪直向肚里吞咽。这哪里是天作之合,简直是他妈的:    狼扑羔羊无处躲,  强弓硬弩愣上弦。  天下奇丑何处找,  集宁府里孙家院。    可惜呀,可怜!可悲呀,可叹!可恼呀,可恨,这个年方十六岁的俊姑娘,事后羞怒交加,自缢而亡,香魂飘飘飞离,到枉死城告状去了。  新娘子死后,你道那骨碌子怎讲?他躲在床上一骨碌,将头一歪,“呸”了一声,竟说:“无福,无福!活该,活该!旧的去了,新的再来!”  过了不久,骨碌子又娶了第二房媳妇,还是个崩俊的人尖子。这孙家呢,又故伎重演。新婚刚过,喜灯花还未落。第二天睁眼一看,新娘子没了——她羞面难见人,越墙而走,不知所终。  似以上的结局,一个,又一个,岂止三五个?  这些崩俊可爱的女孩儿,都是她们的父母为了换取孙家那二亩地送了命!  这真是:    穷人因穷命自贱,  富人因富命应贵。  谁怜新房枉死女,  阎王殿上去告谁。      第三回骨碌征婚自择配丑女偏生状元郎    家丑,难免外扬。孙家的几房新媳妇,有的死了,有的逃了。究其原因,众人也明白了。倘若再娶,难啦!  像这样的难事,怎能难倒那神童呢?他不相信,天下这么大,竟没有一个女孩子甘愿跟他。于是,他自拟了一张征婚启事,令家人四处张贴。请看,那启事的原文是:    本人姓孙,  确为臂少腿缺。  富贵在天,  以貌取人岂可!  愿者自来上勾,  不欺不瞒不强迫。  欲问以何相赠,  状元诰母可否?  谁若应招,  且将羞耻一旁搁,  一旁搁。    孙家的征婚启事一经贴出,还真有那么一位女子前来应婚。众人一看,奇丑无比,连连摇首说:“太丑,太丑!不可,不可!”  这个丑女丑到什么程度呢?有歌谣为证:    龇龇牙,阴阳脸,  前额麻斑斜斜眼。  头上毛发几根根,  趴趴鼻子一点点。    世上的事无法琢磨,情人眼中还真能出西施。骨碌子一见这丑女子,竟喜上心怀,戛巴着眼皮说:“就她。不错,不错。昨夜晚梦里我曾见过她,还为我养了个胖小子呢。”  于是,孙家名媒正娶,将那丑女迎进家中。新婚夜,她落落大方,不耻不羞,不避不躲,温顺地恭尽做妻子的义务。事后,她竟体贴地对骨碌子言道:“夫君,你可莫要累着呀。”  从此以后,这丑女耐心照料这个肉团团,喂他吃,喂他喝,没事时与他笑笑说说,将她那公婆哄得两眼笑成一条线,终日总是乐呵呵的。那婆婆见人便夸:“俺那房媳妇呀,简直好得没法说!”  有事话长,无事话短。第二年,这丑妇为孙家生下一个儿子,却是四肢齐全,无病无痞,活泼可爱。  这孩子随他那骨碌子爹,也是绝顶聪明。待他十几岁时,诸般诗书一读便懂,诸般文章一习便会。他十七岁府试夺魁,二十岁乡试,到了二十三岁那一年,便一鸣惊人——金榜题名,高中了状元。  京城里报子登门日,那孙家鞭炮齐鸣,合府欢腾。四舍邻里们,也都蜂涌临门,为孙家贺喜。那丑媳妇的婆婆,竟当着四邻八舍的面,夸赞媳妇说:“俺孙家得济,可全是俺那俊媳妇的功呐!”  孙家那个丑得没法再丑的媳妇,当着众人面受到婆婆的夸赞,喜在心里,乐在眉上,却也感到难以为情。她将头一低,好似羞得无地自容,口里轻轻地说:“哪里,还是您那儿能。”  孙骨碌子坐着四人抬,身上披着彩红,乐哈哈地,疯疯癫癫地对人们说:“可不是吗,没有我,她行个啥?咱的种好!”  骨碌子这话一出口,引得人们轰然大笑。若不小心,怕将大牙也给笑掉。这欢乐的笑声,响彻状元府,响彻集宁城,响彻半个山东。  孙骨碌的儿子高中状元,招了驸马,放了高官,孙骨碌子成了集宁一带的大红人。他家的酱菜铺也红火起来,买酱菜的人排成一条长龙。当年,曾有这样一段俚谣:    从南京,到北京,  孙家酱菜脆生生。  吃了酱菜作状元,  领个公主返家中。      尾声    《骨碌子偏生状元郎》的故事,已经告辍。然而,有人犹嫌不足,硬要问我:“瘦叟先生,这孙家后来呢?”  这后来嘛,不怎么强。常言道“一辈精神,一辈傻”,这状元的儿子,又是一个连生活也难以自理的小傻瓜。有一日,状元父子闲扯,状元公问他爹:“启禀老人家,我们家里,是怎么回事呀?”  那时人们不懂近亲连姻的危害,这骨碌子哈哈一笑,驴唇不对马口地顺口回道:“儿呀,你爹不如他爹好,他爹更比你爹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这真是:    痴男傻子隔代传,  吃亏就在亲相连。  倘若当作耳旁风,  生个骨碌你看看。    作者:瘦叟 共 541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癌的鉴别诊断方式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头痛性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攻略 小程序免费制作平台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