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桃花癣与桃花运一

2018-11-06 10:15:47

桃花癣与桃花运(一)

有两样东西,是沈默离不开的;那就是,镜子与化妆箱。

这里要讨论的沈默,基因构成是标准的XY型,这一点请不要怀疑。没错,他是一个弱冠男生,但他并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这个年纪的男生;事实上,他也不屑于同他们混为一谈;他甚至不愿被称为男生,即使不够年纪称为男人;那么,便称为男子吧!

他不会像一般的男生一样,发型完全取决于前一晚的睡姿;虽然有时他与他们殊途同归地“怒发冲冠”,不为红颜只为啫哩。

他不会像一般的男生一样,衣饰上只要有一个“对勾”就心满意足,的目录上挑选被世俗认为是女款的背包。

当然,他也不会像一般的男生那样,用半个月不洗脸来塑造“男人味”,相形之下,他更倾向于使用古龙水;倘若不是如此,他要镜子与化妆箱来干嘛?

请不要因为上述描述就认为沈默是有断臂之癖,或者至少也是自小缺乏父爱的娘娘腔;事实上,他不仅对异性有兴趣,而且异性对他也相当有兴趣。

只不过,沈默一向认为,世间万物总免不了一个例外;就像,他不会反驳《红楼》中的说法——“女人是水做的,而男人不过是混沌的泥捏的”,但他相信世间总会有例外的澄澈清新的男子;至少他就是。

可以这么说,他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大男子主义者。更正,沈默其实无心问津两性战争;如若他是女子的话,有100%的概率他会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与其就表象论之,倒不如说,沈默是一个自我主义者。

那么,作为一个超凡脱俗的有吸引力的自我主义的澄澈清新的男子,有两样东西,是离不开沈默的;那就是,桃花癣与桃花运。

沈默一向自负于白皙的皮肤;只可惜,白却不润:如果可以将他的皮剥下来晒在太阳下的话,一定会像是水磨汤圆的糯米皮,透不过光,表面布满了小颗粒。

那些小颗粒,就是教他烦不胜烦的桃花癣。

令他烦不胜烦,至少是他对外宣称烦不胜烦的另外一样,便是不得不说的桃花运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相耽总是两两相互的;由此可知,美人也是难过英雄关的。因此,若想抱得美人归,或者引美人投怀送抱,便要先历练成英雄,实在不济也得逞英雄。在和平年代,可以逞英雄的地方没有战场也就只得转投运动场了。

提到运动,沈默并不喜欢。推崇享乐的他认为,发明各项运动的人都傻透了,制定一堆条条框框来束缚自己,无端端地挥汗如雨精疲力竭。虽然不赞同他们,但并不代表沈默不会服从;虽然不喜欢运动,但并不代表沈默不擅长运动。不喜欢运动的沈默,几乎是运动场上的无所不能;虽没有那一项是特别的精通,但也没有什么是一窍不通。

沈默深知,运动在这个年代引起的全民性疯狂。如果说男性们痴迷的是运动本身,女性们的兴趣则更多的放在了运动员身上。有事为证:劳尔、艾弗森的名字是长在了男球迷的嘴边,他们的照片则贴在了女球迷的床头;比赛过后,男球迷们讨论的是“奥尼尔那个球投得真漂亮!”女球迷们讨论的则是“小贝的头型真是帅呆了!”沈默需要女生为他疯狂,他认为这与他厌烦身边的络绎不绝的桃花运并不矛盾,因为要厌烦也要先有本钱才能厌烦。为了争得本钱,他也只得勉为其难伪装着为运动疯狂。

要全面,也要有专攻;这一项,篮球光荣地当选。会选择篮球,沈默当然有自己的原因。溯本方能求源,沈默终的目的是吸引观众,能引人观看,尤其是引女生观看的,莫过于足球和篮球。而沈默又是战略眼光长远的人,他可不想为了年少时的争强好胜落得一辈子板不过的外八字兼罗圈腿;剩下的选项便非篮球莫属了。要打篮球便只能打前锋,因为只有取得了场上的主动权,才能得到场下女孩子们的主动。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自知没有身高优势的沈默三分球练到场上近乎百发百中,与此同时,运动自然也是白转千回了。

忧郁的书卷气,是吸引女孩子们的另外一个要素。沈默想到了一个方法将其与运动两两结合:那便是,在别人厮杀于球场拼搏之际,沈默会坐在篮框底下看书。即便是漫画书也没有关系,那个女孩子有如此的胆识和闲心冒险走到他身边核实一下呢?她们所做的,无非是惊鸿一瞥的赞叹,和心中暗自的钦许而已。而且,似乎只要这么做,忧郁总是轻而易举地爬上沈默的眉梢,即便他刚刚还和哥们打牌赢了人家整月的生活费;开玩笑,不信你坐到篮框底下随时有被打到脑袋的可能还不能惊慌失措地躲试试,看看忧郁不忧郁?

当然,若说沈默的运动纯属为给旁人观赏的话也着实是冤枉,每周两次的瑜伽是谢绝观赏的。他觉得,身为一个大男人,或者说预备成为大男人,做这风靡女人圈的运动实在有伤体面,但是无法可想非做不可。沈默自诩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可恨美男子也不是完全没有缺点;纵然瑕不掩瑜,有人宣称缺点也是美,但加了“也”字便怎么也不那么痛快。为了补救也只得勉为其难相信了瑜伽那些或真或假或被人吹捧夸大的功效,包括使不算高的身高看起来更加修长,将长胖的趋势扼杀在摇篮之中,主要的,摆脱在春光无限中大煞风景的桃花癣。

补救的生效总是需要时间,因此,遮掩这一治标不治本但是瞬时起效的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正所谓,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当无力给自己拔高的时候,给别人挖坑不失为一条衬托自己高大的良策。这,便是对比的力量。相传古时候,小姐千金永远是比身边的丫鬟漂亮,再大户的人家都是如此;并不是因为买不起漂亮的姑娘,恰恰是要特意挑选比小姐的品貌次一个等级的,可能这也是造成“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俏晴雯“风流灵巧招人怨”的缘由。丫鬟们,无形之中起到了陪衬人的作用,用来衬托小姐的仪态万方。现在,虽然沈默不能这样聘任奴仆,但他也终究是找到了自己的陪衬人,那就是刘艳丽。

人不如其名,叫做“艳丽”的刘艳丽实则毫无艳丽可言。和她在一起,与她的矮小、壮硕、粗糙相较,沈默便是令人咂舌的高大、修长与细腻。时尚是那样的来匆匆去也匆匆,但刘艳丽惯常不修边幅的衣衫似乎能将时尚的脚步拖慢,教沈默更加不容易显得过时。

当然,没有人会自甘堕落沦为陪衬人的,即便是“完全不美”的女孩子也不愿放弃追求“完美”的权力。不愿不是不可能,那就看有没有更大的诱惑了。沈默给出了一个教刘艳丽心满意足的诱惑,那就是一个名分;故事没有放生在想着入祖坟的年代或年龄,所以这里的“名分”,不过是一个女朋友的称号。沈默不会放弃自己的“博爱”,但是“博爱”并不妨碍他挑选一个“”;而能成为“博爱”的人的“”,通常是无尚光荣的;于是,刘艳丽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地接受了这一“荣誉称号”,忘记了思量成为的自己究竟那里可爱;或者,没有忘记只不过是不敢吧。[1][2]

直流风扇
防腐涂料
桥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