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不翼而飞的五十元

时间:2020-02-15 19:30: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不翼而飞的五十元

2006年8月,初二升初三的那个暑假,闷热难耐。至今虽已过去十年之久,但其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我终生难忘。

学校通知,让我们有希望进入中考的尖子生去学校补课。当时我所上的中学至我家十余里路程,交通工具是04年刚上初中父母为我买的自行车,一款天蓝色的普通自行车,在当年花了我父亲近半个月的工资。

大我一岁的姐姐早已辍学两年,正在外地打工;母亲也和本村的邻居去了外地打工,好似是在食堂打杂。于是,家里就剩了我和父亲两人。父亲在距离我家三十余里的县城工作,三班倒,这也使得本来沟通不多的父子俩沟通的就更少了。

中午吃饭时间有两个月多小时,但天气实在是热,再加上骑自行车一来一回要一个小时,所以午饭时间我大都是在外面买着吃,还有时间在风扇呼呼转悠的教室里面小憩一会,也是自在。

历历在目那个时候中学门口的小吃价格,一卷菜煎饼一块钱,或者一块两毛钱;米线,小碗一块五,大碗两块;每逢农历的初三、五、八、十,如果和同学相约到距离学校几百米之外的集市上吃完肉丝手擀面,或者几个粽子,再者一屉小笼包,花费也是不超过三块。

我是男孩,十五岁的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父母对我疼爱有加,还有姐姐的溺爱,所以每个星期我都有二十块以上的生活费,算得上是那个时候的小土豪。除了吃饭之外,我不怎么乱花钱,以致于每个月末我都能攒下几十元钱,都放在我自己的小金库里面。

一日放学时,老师让我们第二天上交十余元的资料费,不舍得启动小金库的我便把此事告诉了父亲。当时父亲正在收拾准备上夜班的东西,听了我的话没有任何犹豫,便告诉我他外套里面有七十元钱,一张五十的,一张二十的,让我自己拿走二十元钱。说罢,便离家上班去了。

一向听话的我,便在第二天上学走的时候拿走了父亲外套里面的二十元钱,留下了那张五十元钱。下午放学,还没到家门口,便远远地看到父亲,一边想着父亲今天怎么会来迎我,一边想着是不是父亲做了什么好吃的。

还沉浸在美味之中的我,却被父亲重重的一巴掌打回了现实,脸上火辣辣的疼,继而脑中一片空白:父亲为何无缘无故地打我?

不是说资料费十几块吗,二十块还不够,还拿那五十块干吗?父亲生气地质问我。

我有点懵了,早上我明明只拿了二十元钱,父亲为何要来冤枉我?

我只拿了二十元钱!我哭喊着争辩。

啪!又是重重的一巴掌,另外一边的脸颊也瞬间多了几道手指印。

你没拿,那五十元钱难道自己长翅膀飞了?父亲以为我在撒谎,便更加生气,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

我没撒谎,我没拿!顾不得去扶瘫倒在地的自行车和车筐里的书包,带着满肚子的委屈和对父亲的怨恨,便向远处飞奔而去。

等我再回到家时,天色已黑,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父亲已经离家去上夜班了。果然,家里空无一人,饭桌上放着一碗已经凉透的米汤和一盘纹丝未动的辣子鸡,都是我最爱吃的。暂且忘掉心里的委屈和怨恨,很快便把它们一扫而光。

后面的五六日,我们父子俩一句话都没有。

不翼而飞的五十元钱事件也不了了之。

我因为怀着对父亲的怨恨,以为自己受到了委屈,所以倔强的不与他说话。

时至数年之后,长大成人的我开始明白,父亲之所以五六日没有和我说话,更多的是对于我的失望,没有料到从小懂事的我学会了撒谎,学会了欺骗。

今天,再想起那两巴掌,一点儿不痛,反倒很温暖。

吉利区人民医院
南通市中医院怎么样
常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河北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临沂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