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李陵传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5:15: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每次出征的时候,我问子长:战争的意义是什么。子长捏着手中的棋子,久久没有落子。子长说,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折戟沉沙,金戈铁马,也许这就是将军的宿命。说完这句话时,他手中的棋子才慢慢落下。  子长是真正的哲学家。大军经过张掖时我回头望了望长安方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和他再对弈一局。  我的祖父、父亲都是这个帝国赫赫有名的将军,曾为这个帝国立下汗马功劳,到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封赏,祖父抑郁而死。我清晰地记得祖父死去的那一天,长安城四处扬起了白幡,到处都是哭泣的声音,我知道他们是真正的哀伤,也许是为祖父一生不公的命运,也许是为一代将星的陨落而落泪。他们怀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悼念我的祖父,然而,我的祖父还是死去了。叔父攥着我的手行走在长安街上,我的右手被他攥得生疼,以至于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写字、练剑。  我的父亲很早就死了,从小我便和祖母、叔父一起生活。祖父、父亲逝世后李家的名声便渐渐疏落了,叔父希望我能够振兴李氏家族,所以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对我格外严厉,每天除了练剑,便是教我骑射,有时候会堆起一盘沙堆,教我排兵布阵。记得有一次因为贪玩,未经叔父允许便跑出去和小伙伴们玩,回来的时候祖父已经准备好了藤条……叔父说,你是李将军的孙子,是李当户的儿子,你知道你身上的担子吗?  晚上躺在床上,祖母抚摸着我红肿的屁股,无不心疼地为我擦着药。她说,陵儿,你要记得,你是李家的骨血,身上流淌着你祖父和父亲的血液,注定了与别人不同,你知道吗?你祖父是英雄,你也要做人人敬仰的英雄。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的肩膀上,担负着的,是振兴整个李氏家族的声誉,完成祖父未完成的夙愿。  二  十七岁的时候,我已经是建章宫羽林军首领。每次在长安城城楼上看到大军出征匈奴时,我问子长,你看他们每次都出征,每一次回来有的人成了将军,有的人却永远留在了遥远的大漠,成了黄沙里的白骨,为何他们还是每一次都义无反顾地离开。  子长指着遥远的地方问我,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我知道,他说的是贺兰山。贺兰山皑皑的白雪终年不散,可是驻守边关的将士们从未萌生退却的意思。  我知道他的意思:那是士兵们的宿命,就好像我也有自己的宿命一样。  没有多久,我便离开了长安城。带着五百名将士,准备深入匈奴腹地,查找他们的行踪。那是我次离开长安,子长站在城楼上目送我们离去,一句话也没有说。  如血的夕阳染红了大地,我们朝着夕阳落下去的方向进发,直到长安城的影子在身后慢慢隐没,缩小,终消失不见。  叔父说,你要小心匈奴,他们就像老鼠一样,藏在沙堆里,藏在密林中,藏在一切你所意想不到的地方,会在你疏忽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冒出来给你致命一击,你要像你的祖父一样,他是聪明的猎人,无论这些老鼠藏得多隐蔽,他都能将敌人揪出来消灭掉。所以匈奴听闻祖父的名字就吓破了胆。祖父有着山岳一般的身影,鹰一样的眼睛,豹子一样的速度,令匈奴闻风丧胆。可是我们在黄沙漫漫的沙漠里行军了半个月有余,还是没有见到匈奴的影子。  塞外的沙漠里皓月当空,初秋的天空万里无云,我忽然想念起长安城来,不知道长安城是否也有月亮,在这样寂静的夜晚。将士们默默地走在黄沙里,他们都像猫一样警惕,像狮子一样勇敢,可是在那样的夜晚,我想,他们也在想着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  一个月之后还是没有匈奴的踪迹,皇上下令撤兵回长安,而我留在了张掖、酒泉一带训练骑兵,教他们射箭。  三  叔父说,射箭的时候,一定要全神贯注。你要当靶心就是敌人的心脏,要学会听风的速度,因为风速也是影响射箭准确率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你的祖父射箭的时候就能准确判断敌人的距离,还有风的方向和速度,百步穿杨,百发百中。和祖父一起打过仗的人没有不知道飞将军李广是神箭射手的。  校场中间将士们喊:“都尉,来一个,给我们开开眼。”  我在马匹上取下弓箭,弯弓、搭箭,“嗖”一声,箭离弦而去,正中靶心。  将士们一片喝彩: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我退后到两百步的距离,拉满弓,搭箭,又是一箭。在呼呼的风中我听见箭在风里翻飞,疾疾而去,嗖,穿透箭靶,飞了出去。  皇上派来的督军督促我们赶紧操练,我知道不久就要有新的任务了。  子长来信说,匈奴一直骚扰边关,皇上雄才大略,一定不会允许这个逐水草而居的民族肆意妄为的,讨伐匈奴,只是早晚的事情。  收到子长的信,我才恍然发现,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长安了,在酒泉一待就是好几年,渐渐的,都快忘记长安城的模样了。  四  再一次离开长安城的时候,我已经27岁。  天汉二年秋,皇上派遣二将军李广利带兵三万出征匈奴,李广利在天山遭遇匈奴右贤王袭击,皇上命我为二将军李广利护送粮草。我请求皇上让我带领羽林军牵制匈奴,这样一方面可以减少二将军战事压力,辅助李将军正面作战,一方面可以引出大批匈奴,为一举消灭匈奴做好准备。皇上应允了,可是由于缺少马匹,我只能带领自己的五千步兵前往天山。  那是我生命里凶险的一次战役,大军沿着居延行军一个月,到达浚稽山的时候与且鞮侯单于的三万骑兵遭遇,战斗很快就拉开了帷幕。黑压压的敌人从浚稽山两面合围过来,将士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的敌人。他们就像田地里冒出来的田鼠,密密麻麻。我命令军队分成若干列,前面的士兵持盾牌挡在前面,后面的士兵持弓箭,只要敌人靠近就万箭齐发。匈奴见我军人数少,很快便发动了攻击,待匈奴靠近前排士兵的时候,我便命令后面的士兵朝着敌人射箭,箭如雨下,敌人便一排排倒了下去,战斗持续到了晚上,我们且战且退,斩杀敌人数千人。  第二天战斗继续进行,匈奴大军来袭,骑兵冲破了阵营,将士们拼死冲杀,又斩杀了敌人贰仟多人,将士们疲惫不堪,但是依然坚守阵地,慢慢往后退,退到那片让敌人损失惨重的沼泽地的时候,战斗已经持续了十多日。匈奴趁夜色来袭,我便命令士兵燃烧芦苇,秋风咋起,风吹着燃烧的芦苇,点燃了的芦苇随风朝着匈奴奔去,哀鸿遍野。匈奴死伤无数。那一刻,我的心紧了一下。  退到浚稽山南面的时候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匈奴就像杀不完的老鼠,依然连绵不绝地涌来,加上叛徒的出卖,匈奴知道我们已经箭尽粮绝,又一次发动攻击,我方军士浴血奋战,一时间尸横遍野。战斗持续到夜晚,我们的军队已经只剩五百余人。而大批匈奴集聚在山下,随时都有可能攻上山来。  士兵们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加上连日的粮食短缺,鲜血染红了他们的脸颊,有自己的,更多的却是敌人的血。死亡笼罩着他们,我知道他们都是无畏的,可是我也知道,他们都不想死。  浚稽山上夜凉如水,枯黄的草上沾满了露水,一轮明月从东面爬上来,皎洁如雪。士兵们都看着我,我知道他们都累了,他们在等待着我的命令。战斗,还是不战?他们的命运都捏在我的手里,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那一夜,在山上遥望长安城的时候,忽然想起子长说的话:将军百战死,将士十年归,金戈铁马,折戟沉沙,这就是将军的宿命。可是,士兵们有错吗?  天亮前,我决定投降。条件只有一个:放我手下的士兵们回去。  五  很多年后再次遥望长安城,我的心在刺痛。终其一生,我再也没有回到那个地方。听说子长因为我的投降为我辩白,被皇上施以腐刑,下到了大牢里。我知道他不会怪我的,可是我依然心痛。往事历历在目,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下棋,畅谈人生了。  再后来,皇上听信谗言,说我教授匈奴骑射之术,用以对付汉军,便将我全家处死了。  那一夜,我仿佛又听到了祖母的声音:陵儿,你是李家的骨肉,身上流着的是李家的血液,你终将和别人不同,因为你是飞将军李广的孙子。其实,我想告诉祖母,我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有血有肉,会悲伤,会恐惧,会疼痛。可是我知道祖母再也不能听到了。  匈奴单于将女儿拓跋氏许配给我,两面都是我的亲人,叫我帮谁?  再到后来,在匈奴的营地遇到被俘虏的苏武,单于让我劝降他,可是他誓死不从,我们在营地喝了三天三夜的酒,说起了长安城的很多事情。他说,皇上释放了子长,让他撰写历史。  忽然间,很想念子长。  几年后汉家和匈奴和亲,在匈奴放了几年羊的苏武被接了回去。而我,永远留在了塞外的黄沙里。  有一天我已经很老了,岁月如梭,我的头发胡子都白了,我知道子长会写出很好的文字来,为后人所称颂,可是,我已经看不见了,所能看见的,也只是记忆里的长安城。  永远记得子长对我说过得话:“金戈铁马,折戟沉沙,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这就是将军的宿命。” 共 33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孕不育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病因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明星 家居资讯 小程序能做什么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